惊蛰茶语:一树梨花一溪月

备注: 时间:2017-10-24 13:40:43 阅读:0 次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omcomcomcom-com.com/jingzhe/jie4534/
文章摘要:惊蛰茶语:一树梨花一溪月,不闻不问采砂链路,琴瑟失调十兄弟羌族。

  一树梨花一溪月

  无上清凉云茶会是由云南的民间茶人发起的、纯公益的茶事美学活动。从苦夏到清秋,赌球网|线上赌球网|现金赌球网:由寒冬至阳春,从云南开始,轻煎流水,一期一会,风雅之至。

  2010年,我在武夷问茶,错过了云茶会“冬养藏”的雅集。2011年初春惊蛰,应迎新之邀,我约晨哥、素心如月、一鸣兄,飞奔云南大理的洱源县,在古木参天的梨花岛,参加了无上清凉“醉东风”的云茶会。

  迎新多次和我提起过梨花岛,那可是一处有着数百年历史的世外梨园。梨花岛的背后三面环山,向南面向茈碧湖。进出梨花岛,只有依靠船只,在一汪碧水的茈碧湖里摆渡。茈碧湖有绝迹的桃花水母,有珍贵罕见的茈碧花。这块土地上,还养育了有孔雀公主美誉的杨丽萍。迎新说,岛上世代居住的有一百多户人家,五百年以上的老梨树有数百株,等梨花盛开的时候,白云般的梨花拥着的岛上村庄,活脱脱就是一懒云窝。

  梨花岛是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。传说元代时,西夏王国在灭亡之前,西夏贵族的一支,便悄悄安排家眷逃出,选定了这处“桃花源内可耕田”的风水宝地,以避战争之乱。

  渡过茈碧湖刚下船,我走进了百年梨园,但见粗大的梨树,老枝纵横交错,枝间的苞蕾星星点点。我有点失望,何处觅我席间构想的一枝梨花?便笑对晨哥说,我们来的可能早了点。不料次日,一夜春风,梨花幸得湖近水,风摇芳林,花开半时,疏朗得恰到好处。

  第二天的梨花树下,“醉东风”云茶会如期举行。远道无轻载,我从济南只携彩漆铜胆瓶一只,茶席上的影青高足盏、玲珑梅花天青茶罐,是从一水间借来的。煮水器、泡茶器是昆明的茶友雪郦赞助的。断墙残垣中,我有幸捡到一方苔痕青绿的古砖作为壶承。墙角的幽篁丛中,觅得竹鞭一枝,便是茶则了。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,我在湛蓝的手织麻布上,布茶席“一树梨花一溪月”,以助茶会清兴。

  秉持澄澈的茶心一瓣,在梨花岛茅棚下的春日,我与众友细品了三款普洱茶。微风过处,花香阵阵。善念起时,梨花深处醉东风,天助芳会,茶香氤氲。

  “一树梨花一溪月”,诗出唐代无名氏的《杂诗》。“旧山虽在不关身,且向长安过暮春。一树梨花一溪月,不知今夜属何人。”茶香里,盏影梨花醉东风,也醉了我,确实“不知今夜属何人”。

  在梨花岛布席吃茶,明净清寒,空蒙优美。又应地理春景,溪月梨花,青瓷盏茶,捧手可鞠。梨花院落溶溶月,属于今夜吃茶人。梨花月下照影,倒映在清溪中。梨花淡白、圆月流华,人被浸润得性情如月,魂灵似花。浸了月光,沾了花香的清净,是否就是心无住留的无上清凉?

  关于茶席的构想,迎新问我,月在何处?我说,千江有水千江月。人在大理,茶在洱海,风花雪月,月印我心啊。其实洱海水畔吃茶,舀一瓢洱海的水,煮水瀹茶,苍山雪印洱海月,已融化在柔软的茶汤里了,谁又分得清苍山的千年雪水与万古的溶溶月色?百年梨树春风飘摇的如雪花瓣,随意驻留在溪水般蓝色的席布上,谁能说不像斜挂在湛蓝夜空中的一轮月明?

  最受感动的是梨花岛的早餐。清晨,当我们一行七人,在梨园深处的院落边散步,像七八十年代农村老家的民风一样,古道热肠的白族兄弟,主动邀请我们进院里吃饭,不但不收钱,而且又给每人新煮了一碗刚挤的新鲜牛奶。在返回茶会的蜿蜒小道上,桃花、梨花、木瓜花暗香浮动,浓厚的牛粪味弥漫其间。我忍不住对同行的清欢说:“读书烹茶,倒是清致,然而能真正净化心灵的,还是内心升起的真挚与感动。牛粪的腥臊,此刻有点亲切,这曾是远离我们生活的烟火气息。”

惊蛰茶语:一树梨花一溪月所属专题:惊蛰专题 茶语专题 本文《惊蛰茶语:一树梨花一溪月》链接:http://www.comcomcomcom-com.com/jingzhe/jie453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