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雪茶语:夜扫寒英煮绿尘

备注: 时间:2017-10-25 13:10:29 阅读:0 次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omcomcomcom-com.com/daxue/jie4588/
文章摘要:大雪茶语:夜扫寒英煮绿尘,千万买邻雨量提了,顾影自怜水带签字仪式。

  读谢宗“夜扫寒英煮绿尘”,口齿里噙了茶意的清凉。把雪称作“寒英”,把茶唤为“绿尘”,佩服极了古人遣词造语的妙美。

  融雪煎茶,莫过于栊翠庵的妙玉了,她收的是潘香寺梅花上的雪水,在鬼脸青的花瓮里盛着。但最长于雪夜喝茶的,应首推乾隆皇帝。他以雪水沃梅花、佛手、松实啜之,名曰三清茶,并命两江陶工做专用的茶瓯,并书咏其上,每于雪夜烹茶用之。落雪沙沙,衬出雪夜的清寂,我悄悄地下楼,取松枝上新落的雪花,融化沉淀后,泥炉煎水,用水晶杯上投法冲泡碧螺春茶。西山的碧螺春,白毫隐翠,卷曲如螺。遇新烹的雪水一润,叶芽翠绿,春染杯底。

  叶片浮浮沉沉中徐徐舒展,清香幽雅。入口轻啜,茶汤绵厚,鲜爽生津,枇杷果的香气弥漫在齿颊间,回味中似有松针的散淡芳香。“扫将新雪及时烹”,然冬夜的“绿尘”偏寒,不宜多饮。但在大雪夜里体验一下古人吃茶的风雅,确实心有所得,茶的文化是需要践行和亲身体验的。

  夜深知雪重,时闻折竹声。次日,雪仍在下,雪夜茶室里,已聚三五清友围炉夜话。静寂的雪夜,我最向往在古老的棂花木窗上,糊一层月白色的土纸,横斜一枝半开欲放的梅花,品茶澡雪,涤心养神。

  西山的碧螺春,白毫隐翠,卷曲如螺。遇新烹的雪水一润,叶芽翠绿,春染杯底。

  泥炉汤沸,炭火初红。我在银叶上再熏一片红土沉香,香烟袅袅中,用中午收的雪水,冲一壶老的铁观音,与清友品茗回味。窗外银川素裹、寒气逼人,陋室温暖如春、清芬袭人。焚香煮茗,澄心静坐,不觉尘心顿洗,心静神清。观汤色,艳红明亮,闻盖香,兰香飘荡。啜茗七水,香色撩人。雪水煎茶,清洁甘美,果如妙玉所言,轻醇无比,甘芳异常,喉吻中浮荡着丝丝不易察觉的清凉。

  郑板桥写过“寒窗里,烹雪煮茶,一碗读书灯”,古人在如豆的青灯下执卷苦读,仍不忘清雅地吃茶,茶是雪夜里的知己红颜。茶作为一种饮品,根植附丽于厚重的传统文化,被岁月的炉火煮得源远流长,风情万种。我辈吃茶,不应只耽于茶的秀色真味,还需要多咀嚼回味茶汤里的文化。茶是水写的文化,文化滋养着茶的脉络。茶之无文,行之不远。

大雪茶语:夜扫寒英煮绿尘所属专题:大雪专题 茶语专题 本文《大雪茶语:夜扫寒英煮绿尘》链接:http://www.comcomcomcom-com.com/daxue/jie4588/